存清初原刊本小說《八洞天》

2018-12-11 16:21 來源: 收藏新聞網/藏品投資網 | 類別:文藝小說 | 我要投稿

存清初原刊本,藏日本內閣文庫。上海古籍出版社據以影印,收入《古本小說集成》。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有鈔本,大連圖書館藏有鈔本殘本,僅存第一卷,另有滿文譯本,藏故宮博物院。

《八洞天》之作也,蓋亦補《五色石》之所未備也。《五色石》以補天之闕,而闕不勝闕,則補亦不勝補也。夫天之不克如人愿者何限?今試舉其大者言之。茍欲其悉如人愿焉,將必使夏禹不喪父,宣尼不幼孤,皋魚不悲風樹,王裒不泣蓼莪,虞舜之親母重生,閔損之先慈再世,漢昭侍奉鉤弋,宋仁終養宸妃,如是者方稱快。又必使新城之雉勿經,二子之舟竟返,思子之宮不作,黃臺之瓜不稀,伯奇孝已俱得還魂,卜商鄧攸不致乏嗣,如是者方稱快。又必使石娘之夫婿忽歸,荀令之佳人復得,買臣不被棄于糟糠之婦,小玉不見負于薄幸之郎,文姬之節幸全,淑真之配弗誤,劉家之伎不奪于權貴,章臺之柳不折于他人,如是者方稱快。又必使左丘不失明,張籍不病目,孫子不臏腳,史遷不腐刑,種芀之歌不見怒于漢帝,斗雞之檄不見惡于唐宗,孟浩之詩不放還,劉賁之策不下笫,如是者方稱快。至于箕裘堂構之間,兄弟叔侄朋友主臣之際,務令賢父勿生不肖之子,佳胤勿產敗德之門,蔡仲不必居蓋愆之名,石衜不必有滅親之舉,伯牛無向之兄,展禽無盜跖之弟,白公繼楚而太子建之祀得延,季札受吳而公子光之釁不起,如意獲全,德昭無死,快人心者當如是。又務令谷風不嗟棄予,行野不傷異舊,篤友之羊角不亡,負交之暴公被斥,任窻之兒不衣葛,叔敖之子不負薪,愛君之屈原不沉淵,存孤之桿臼不斷領,賣主之長腳受極刑,易儲之新恩蒙顯戮,快人心者,當如是而未已也。以天之力,奚求弗獲,而男定是男,女定是女,虛定是虛,實定是實,猶未見天道之神奇而莫測也。必也陰可變而為陽,陽可變而為陰,無可變而為有,有可變而為無。夫乃嘆造物之靈,而識化工之幻。然如是以求天,而天幾窮矣。有疑予言者曰:“以若所云,或天之外另有一天,然后可。”而予曰:“不然。倘謂天之外另有一天,是非復人間世之天,而別一洞天者也。而彼別一洞天者,以為不在人間世之中,而又未始出人間世之外。試思宇宙之大,何所不有。人特囿于成見,拘于舊聞,有不及知耳。假如女媧補天之說,古未嘗傳,而吾今日始創言之,未有不指為荒誕不經者。推此而論,又安知別一洞天之天,非即此人間世之天也哉!況自有天以來,所不必然之事,實為自有天以來,所必當然之理。誠知其理之必當然,更何得以其事之不必然而疑之也。”予故廣搜幽覽,取柱史之闕于紀、野乘之闕于載者,集其克如人愿之逸事,凡八則,而名之曰《八洞天》云。

●【往下看,更多圖文詳情】●
【免責聲明】這篇“存清初原刊本小說《八洞天》”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本網站無關。郵幣卡電子盤門戶網站藏品投資網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猜你還感興趣:關于"八洞天"的文章
澳洲快乐8官方开奖